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事故频发,波音深陷“品控噩梦”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7

事故频发,波音深陷“品控噩梦”

●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李 勇 ●任 重 甄 翔“波音遇上了大麻烦。”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2日以此为题刊文说,人们或许以为波音公司本就“悲惨”的2024年不会更糟糕了。然而,一架从澳大利亚悉尼飞往新西兰奥克兰的波音787-9“梦幻”客机11日发生“空中急降”事故,造成至少50名乘客受伤。据外媒梳理,波音客机今年已发生10次左右故障或紧急状况。其中最受关注的是1月5日美国阿拉斯加航空“舱门脱落”事件,美国多个政府机构对此展开调查。《纽约时报》11日披露,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在对波音737 Max生产过程的审查中发现了“大量问题”。波音在危机中越陷越深之际,曾爆料787“梦幻”客机氧气系统存在严重缺陷的波音前员工巴尼特本月9日被发现死于自己的车中。有美媒称,他的突然离世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猜测与质疑。对于麻烦缠身的波音,众多国际媒体都在发问:它到底怎么了?CNN称,过去,波音以安全和工程实力著称。如今,它却因过于追求盈利而广受批评。用酒店门卡检查舱门密封性、将肥皂液作为润滑剂……据CNN报道,受“空中急降”事件影响,波音11日的股价下跌了3%,次日又下跌4.5%。“然而,波音2024年糟糕的开局远不只是股价。”CNN说,该公司声誉已经受损,随着每一起新事故、每一则负面新闻的出现,恢复航空公司、监管机构、乘客的信心将变得更加困难。英国i新闻网12日称,“梦幻”客机是航空史上最畅销的宽体飞机之一,但如今,它对波音公司的重要性与威胁其生存能力的严重问题相比不值得一提。与此同时,波音737 MAX已经将该公司带到“灾难的边缘”。“美监管部门发现波音737 Max生产过程存在大量问题。”就在11日,美国《纽约时报》披露了联邦航空管理局对波音为期6周的生产审查的详细情况。在89项审查内容中,波音通过56项、未通过33项,不少问题被归类为未遵循既定制造工序、程序或操作说明,部分为质量控制记录问题。据报道,波音机身供应商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在接受的13项审查内容中,7项存在问题。一份文件显示,联邦航空管理局发现的情况包括:势必锐的机械师使用酒店门卡检查舱门的密封性,以及将肥皂液涂抹在门封上,“作为安装过程中的润滑剂”。据法新社报道,波音公司旗下波音民用飞机集团首席执行官斯坦·迪尔12日在一封内部邮件中呼吁员工为加强安全、提高质量而“立即采取行动”。飞行员“高度警惕”上述审查是因“舱门脱落”事件而启动的,1月5日,美国阿拉斯加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9型客机起飞后不久上演了这一“惊魂时刻”。为此,美国司法部和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也都进行了调查。CNN称,“舱门脱落”事件带来了一系列后果,包括:联邦航空管理局停飞了171架737 MAX 9飞机;相关国会听证会召开;生产与交付推迟;多个联邦调查展开;公司市值蒸发逾400亿美元。“但坏消息不止于此。”报道说。据美国《新闻周刊》网站梳理,1月13日至1月20日,波音飞机发生了4起事故,问题包括驾驶舱窗户破裂、氧气泄漏、发动机故障、机轮松动。CNN说,2月,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一架737 MAX客机上的飞行员报告说,在新泽西州纽瓦克降落时,方向舵脚蹬出现“卡阻”。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2日罗列了波音飞机上周在美国发生的4起事故,包括发动机起火、机舱冒烟、机轮脱落、飞机冲出跑道。“波音最近陷入的困境让一些飞行员在进入驾驶舱时保持高度警惕。”美国CNBC称,美国航空飞行员塔耶曾在参加海湾战争“沙漠风暴”行动时驾驶过波音707飞机,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担心飞行安全,“我在军队服役时,敌人在飞机外面,现在感觉敌人就在里面”。“自负和傲慢”的文化“舱门脱落”事件后,国际舆论场出现各种剖析波音危机原因的文章。“波音曾以安全和工程实力闻名,如今批评者认为它变得过于追求盈利。”CNN称,51家美国大型国防和航空航天企业整合为5家超大型企业,波音是其中之一。1997年与麦道合并前,波音的高管多有工科背景。整合后,高管多为财务背景。美国银行航空业分析师爱泼斯坦称,波音由此开始信奉,“每一件事的成本必须合理”。CNN称,2022年,波音公司将总部迁到弗吉尼亚州阿灵顿,不是抵近生产线,而是靠近华盛顿,靠近国防部、国会山以及多个政府监管机构,此举仿佛是在说,“我们将加强游说,争取更多防务资金”。另外,波音越来越依赖供应商,也剥离了不少制造业务。据报道,曾在波音737工厂担任高级经理的皮尔森表示,自己因不满管理层对安全问题的忽视而于2018年离职。那一年6月,他曾对波音737 MAX的缺陷发出警告。不久之后,两起致命事故发生了:2018年10月和2019年3月,两架波音737 MAX 8飞机分别在印尼和埃塞俄比亚坠毁,共造成346人死亡。英国i新闻网说,皮尔森称,自己不会搭乘波音737 MAX,它是匆匆投入生产的。在他看来,波音表现出一种“自负和傲慢”的文化。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过去十年来,波音管理层一直强调全速推进飞机交付工作,但一线员工认为,高管设定的目标不现实且并不了解相关工作情况,这带来的结果是:为按时完成任务,员工在某些环节草率应付。一名已退休的波音员工称,公司内部高压影响了员工士气和工作质量。美国《财富》杂志网站披露了波音品控噩梦另一个重要原因。据报道,新冠疫情期间,大量经验丰富的组装人员离职,新入职员工培训不足。数据显示,疫情前,波音工厂员工半数以上有至少6年工作经验,但目前这一比例不到1/4。曾在波音的航空电子设备工程团队工作16年的彼得·莱姆对i新闻网说,在高品质制造方面,波音已迷失了。他说,过去,波音的领导层知道,控制产品质量与供应商合作才能完成,“你需要停止生产糟糕的零件,回到源头,找出问题所在”,但现在,波音却承诺对成品飞机进行“彻底的检查和维护过程”,相关方式“永远无法实现他们所追求的目标”。▲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